情衷 1

通贩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iKF2Ob&id=43802565079&qq-pf-to=pcqq.c2c

*原作向(已退役)后续,老叶黄少都30+岁,当上班族后再相逢的狗血故事。

偶遇


从广州到香港并不远。

只是赶巧天公不作美,繁忙的维多利亚港笼在阴霾中,瑰丽不复三成。几个小时后华灯初上,城市堆垒的弹丸之地光影交织,黄少天低头看了眼自己,规规矩矩一身商务行头,穿西装打领带戴腕表脚踩双锃亮皮鞋,他呼出口气,到这会儿脸孔上头回出公差的微微紧张尽数掩藏,仆仆风尘也瞧不见了。他此行是来谈生意的,口才这么麻溜,不用白不用,领导当初狠狠拍了他两下肩膀,龇牙笑得一派器重之意,更夸得他寒毛直竖。

状态调整完毕,摆了副正经神色踏入酒店大门。

一帮子市侩商人谈生意嘛,黄少天从没幻想过能竖着进去也竖着出来的结果,显然过于甜梦。现实的发展从不教人失望,远比他想象中的还骨感得多。

临危受命,他甩下一堆进度卡在中段的工作不管,急匆匆赶到这座快节奏的岛城,跟着差点像走失在复杂迷宫,再后来……接洽人尽地主之谊在酒店包下个豪华小厅,满桌子经典粤菜,几方人士汇聚于此,悦耳动听的场面话说了一串,黄少天也使出看家的话唠技能,用尽浑身解数挖着话题同他们唠嗑,接着就完全莫名其妙地,直接进入了脑子晕乎乎的状况。

哭笑不得,连文件袋都没能取出,就已经连失城池,被灌得吃不消了!

自觉辜负了领导寄予的厚望,黄少天感觉舌头发麻,这群人来自天南海北的,聚在一块喝酒,话题早就拐去九头牛都拽不回来的方向了。勉力维持着脸上得体的笑意,黄少天又和接连凑近的热情问候碰了碰杯,一边装模作样一边忒精明地偷偷倾斜高脚杯,垂放下去时手一抖,小半杯液体在瞬间的一恍惚后消失。

机会主义高手风范不减!他为自己默默比了个赞,计划通。

“小黄啊!”在业界摸爬滚打拼命了数年,吃进的经验明显比黄少天吃过的盐还多,这位中年前辈似乎是喝挺饱了,抚摸着鼓起的肚皮直打酒嗝,还非要大着舌头猛拍黄少天的肩膀,教育口吻妥妥的,“你看,你领导多器重你,趁着年轻多历练历练好啊~机会不易好好表现!啧啧,老了~看着这帮小年轻们这精神气,真是越瞧越自惭形秽咯。”

噢,我知道我看起来还很年轻。但是大叔为何您的语气如此欢快……腹诽着,黄少天正儿八经地表达谦虚:“哪里,需要学习的地方多得是,这趟估计也会给前辈你们添麻烦,请海涵啊。”

 “呵呵,小伙子很会说话!”大叔继续大着舌头,酒气浓郁,火辣辣呛了过来,黄少天恍惚还以为是从自己身上散发的,难以适应地皱了皱眉头。搁了酒杯,话头在舌尖卷着酝酿,忽然打了个转弯,黄少天神思清明了点,打算提醒一下就帮着切回去正题。幸好反应机敏,不然真要被灌得找不着北,陪着一块儿傻兮兮白跑这遭。


气氛到了酣处,骤然被人打脸说你们压根儿就忘记了正事,任哪位平时面子够大的都没法下台。但黄少天是谁啊,年轻时凭他那张嘴巴和那双手,做过的事轰轰烈烈,列满一沓纸,足可震飞你的眼珠子。前提条件,假如你知道荣耀联盟的话。

他嘴利的功夫不止表现在语速、话量和前后逻辑断层的惊人,也自然不全在当年联盟比赛时常用以扰乱对手的刷屏挑衅,哦对,包括和某位远古级大神互喷的没营养垃圾话。

自从退了役,离了远去那段年少轻狂、竭力朝向梦想的巅峰扑去的生活,在时间的潜移默化下,他已经可以非常正确地重新调整,把握好自己这副与生俱来的无敌武器。黄少天的态度太过坦然,滔滔不绝侃侃而谈,酒店奢华的灯光照耀下来,眉眼之间透出的,俱是令人无故青睐、受感染的神采。

既然如此,这及时构筑起的台阶当然得顺着踏下去。

大家说笑一阵,终于要把正题摆上台面了。黄少天暗暗松了口气,偷偷按了按酸胀的太阳穴,垂下眼睑,准备从公务包里取出精心准备的文件材料。手指才刚碰到线绳并绕上,耳旁突兀地静了片刻,似乎有什么声音,在这一瞬的静默之前让他忽略了。

黄少天认为自己也许还是头昏脑涨着,因此才判断谬误。

可身旁那位中年大叔——AG公司的常务,他已经笑脸相迎地从座位站起,摇摇晃晃也不忘急着先打招呼:“哎哟,叶总监!可算是大驾莅临,把你盼到了。”

那位“叶总监”似乎是有礼貌笑了笑的,当时黄少天没来得及看到,居然先从嘈杂的重叠声响中辨别出这一小部分微弱的气声。眼皮狂跳两下,莫名的情绪在蹿升和催促,他有些急躁地抬头,差点将手头的线绳扯断。

不知不觉中来人已经踏进包间,甚至走到了他左侧的位置。

这无可厚非,只有他的左手边还剩两处空座。视线交汇的刹那黄少天清清楚楚地注意到了,男人朝他微一挑眉,居高临下。神色说不上特别。等他就坐完毕后,周遭一大片抛来的热情洋溢,毫无搭理黄少天的功夫。

AG公司的李常务突发奇想,扬言想给黄少天和传说中的叶总监介绍搭线,人在江湖飘就多交个朋友呗,黄少天嘴皮子掀了掀,最后什么也没说,虚怀若谷表示这是自己的荣幸。视线掠过叶总监的面孔,唇角是似笑非笑的弯弧,无名火蓦地狂烧起。

确实是三生有幸,这都能撞见。

靠,想一出是一出,大叔您先去醒醒酒可以么?

“黄……”身边这人微微拖长了音,后面两个咬字却自然无比,“少天。”

黄少天一愣,还在苦恼正常的客套口吻是怎样的,对方径自接了下去:“名字挺好记的。”

所以感想就是名字好记吗,装得还挺像的啊混球!他把那声又假又别扭的“叶总监你好”吞回。

他偷偷抽了抽嘴角,觉得这里的空气早已惨遭污染,根本就没法待久。


这个男人像彻底换了具躯壳。不至于翻天覆地,黄少天心想,只不过在这种场合里装得如此人模狗样光鲜亮丽,岁月沉淀后的成熟得体,众人瞩目的聚焦点,不了解个中情况的还真能被他唬住。不愧为嘲讽之神。倒是自己,这副样子在他眼里一定很好笑。几乎是磨牙霍霍了,转念一想,这货在自己眼里也完全是原形毕露啊,他们都半斤八两。

“叶氏总监”这个重磅头衔压下来,惊诧一壶一壶的,灌都灌不进脑袋。

李常务赫然发力勒住黄少天脖子:“怎么不说话啊突然这么腼腆,别拘谨嘛~”

酒意上头,激情无处挥发,就顺手将人脖颈卡得死紧,黄少天憋着气,脸都紫了。

那厢叶修扭头看见这幕,却丝毫没有拔刀相助的意思,黄少天往心里的小黑板上默默替他划好重重一笔,靠靠靠走着瞧啊!无意识间冲他挤眉弄眼,样子苦不堪言,统统落入叶修眼底。

看他可怜又好笑,正要开口来句什么替他解围,敬酒的又相约着齐齐扑来了——叶修最怕这个,以前就是三杯倒的料,不过当时还有职业选手养护身体素质的缘由在,这种场面基本上靠白开水就足以忽悠过去,谁料想日后站生意场上,酒量试炼层出不穷,找不出巅峰值。

脸上在这一瞬间闪现过的微妙表情,让堪堪自救脱险的黄少天逮准了个正着。

起初是得意劲儿冒上来,存了看他笑话的心思——没瓜子嗑就吃吃小菜,效果一样的。结果刚过三杯量不算深的红酒,黄少天心里突兀地咯噔响了一下,就如同噼啪的爆竹毫无预兆炸开,猛然见到叶修冲着他笑吟吟的神色,直觉就坏菜了。

何止躯壳,就连芯子都被换掉了吧。黄少天有种抚住额头的冲动,而占据绝佳地理位置的他也无法再继续观赏这出笑话,他坚信绝对是由于鬼使神差,所以掌控力失灵……


后来他嘴硬称:“我当时绝对是脑子一抽,善心大发,英雄救美好吗?!噢呸呸呸!哪来的美,纯属口误,口误。”

“sorry.”黄少天接着哼唧,跩了句英文。

“发音还凑合。”叶修没丢给他任何眼神,直接评价。

电热水壶里装的水在沸腾,咕噜咕噜地直冒热气。提示灯跳转,叶修按掉开关,拎起水壶。杯底舀了放好两勺蜂蜜,甜津津的味道一经热水冲泡,缓缓地浮荡上来。用勺子耐心搅拌,手腕微转,等它略略冷却。黄少天的视线落点转不大开,心下升起股懊恼的情绪。方才在酒席上,他几番抬头都撞见到这家伙正手指勾了高脚杯托着,仰起的脖颈与下颌连成绷直的一线,咕咚两声饮下深红色的酒液。这货的手生得还是这么好看。

叶修拿过一杯蜂蜜水递给他。

“看你着急的,我看你当时脸色都有点发白,就直接脱口而出说替我喝。当你自己很牛了?喝酒水平根本也没比我高多少啊。”

“废话这么多。”翻白眼,嘀咕这一句,头昏脑涨的黄少天捧着杯子,水还微烫,等了片刻后才小心凑上前去呷抿一小口。

他脸色有点发红,都是酒精蒸出来的颜色,眼角也受到牵连。叶修低头看着他陷坐在沙发里,也不再出声,慢慢喝了一口,再喝了一口,突然宣称:“不过你这样做,我真挺感动的。”

“噗——”黄少天对此毫无心理准备,当即喷了。

“我说,你淡定点儿啊,当自己还年轻?稳重知道怎么写吗。”

下意识闪开了截角度,顺利神闪避的叶修如是说。

当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呢?黄少天那句捉不到头摸不着尾的突然呛声,在座谁都始料不及,连他自己也被猝不及防的沉默尴尬到了,从前向来皮厚,如今也变得容易不好意思。

广州来的小黄代表真是……豪情万丈啊!啪啪啪啪,大家都很给面子,一阵欢呼鼓舞的掌声。

利索地又是三杯下肚,义薄云天的小黄同志低头,视线得以掠过叶修的脸,见对方原本看着像是下一秒就晕菜的脸色貌似转好了不少,稍微放心了些——结果现实是急转,心脏扑通扑通跳动得蓬勃,整张面孔上也像是被蒸腾热气所包裹着,火辣辣得像是快爆炸。他时不时挤紧了眉尖,脸色维持不住地变了。

思绪正浑噩着,不晓得从哪个角落轻飘飘传到耳朵里几句谈论:

“黄少天之前和叶总监认识的?”

“啊?难道不是初次见面么?”

“屁啊,怎么可能。都帮忙挡酒了!这义气不是好哥们间的可不成啊!”

“我说叶总监是不能喝么,他这么热心地就冲上去了……”

这些纷乱的谈话声在脑袋里不停转悠,最后他双眼狠狠一闭再一睁,视野停稳在叶修似欲关心的表情。


“……靠,被坑了。”

黄少天捂着额头撑在走廊边上后悔不迭。

因为热闹到太晚,这种情形在预计之中,公差内容就囊括了在香港住上几晚。于是干脆就近选在了吃饭的这家酒店。

其他人继续嗨去了,大酒店自带娱乐设施,泡澡啊蒸桑拿啊按摩啊,女士们还想着做精油护理全身SPA,成群结伴地去了。黄少天表示酒量浅,刚那几下子早吃不消了,要先回去休息。他推辞完毕就取了房卡要走,电梯“叮”地一声,金属铸的封闭式箱子飞悬上十二层。箱门移开,昏沉如浆糊的脑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堆人里似乎没揪到叶修的影子。

十二层楼比较安静,在走廊上偶尔擦肩走过一两名住户,然后就只剩下他一人。

他明显高估了自己。酒量问题老生常谈,以前在联盟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的庆功宴上时他就毫无节制地灌了许多进肚子里,狂欢嘛,人生头一遭的荣誉,把那些束缚的条条框框都砍断了。因为情绪太过亢奋无法平复,后来他一整夜都没能睡着,心率狂飙。若说叶修三杯倒,黄少天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时候叶修二十三,他二十,原来至今都毫无长进。

何况那家伙奸诈又狡猾还皮糙不要脸,刚才明明是打算装醉!

他傻呵呵地先跳进去了这个坑……

往事就不要再提,他定定神安慰自己。竭力搜刮着回忆,黄少天无语,其实他们两个就不曾有过面对面拼酒的经历,难怪要上当受骗。

而自从相继退役,起先还鲜艳的回忆慢慢褪去应有颜色,从特殊的高强度竞技项目转移向普通的事业,很多事情,渐渐地也就再找不着合适机会,又或者说,开不了口。

要不是这次,鬼认识什么“叶总监”啊。他忿忿咬牙,不晓得牵动了哪一根神经,或许酒精也跟着在作祟捣蛋,难受地“嘶……”了一声。


“我觉得你这样不太好,需要醒一醒酒。”突然冒出的声线。

他抬头,看见走廊不算明亮的灯光下,男人的眼中恍惚流露出了他熟悉至极的笑意。缘因时间的断裂,染上一缕似是而非的陌生感。

“房卡给我,我看你这副样子也插不进去。”

“…………”

黄少天词穷的时间也无限漫长。


等不慎放人进屋后,才想起这货的房间似乎就住在隔壁,合作伙伴挺豪气,给配备的全是大床房,面积可观。满意打量过一圈,某人登堂入室五分钟后仍干伫着完全没动弹过,太阳穴莫名抽痛两下,黄少天的语速稍微恢复了点水准:“你赶紧回去啊大家房间布置都是一样的,有啥好多看的。哦对了这边的电脑有安装荣耀不?待会儿上线打两局竞技场?”

他把挂在胳膊肘的西装外套搁衣帽架上,背对着叶修,还在等答案。

“我没拿到房卡啊。不是说两人分配一间么?”

叶修眨眼,发表他仿佛是无比理所当然的困惑。


评论 ( 24 )
热度 ( 361 )

© 华不再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