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 (3)

第三幕


黄少天下意识摸了摸耳垂,又马上松开,自己显然也有疑惑:“咳。很红吗?难道过敏了?”

“挺明显。”叶修想了下,“我去问服务生要药水吧。”

“我太敬业了……”自夸了一通,黄少天将两枚耳钉摘下来,“没肿应该还好,轻微症状,不必那么麻烦。”

之前没与他通过气,但叶修还是一眼辨出其中一枚耳钉的不寻常来,态度不明地感叹道:“你们局里的通讯部和装备部门有一颗很潮很前卫的心。”

“过奖过奖。”

CAPC总部辖下除却常规队伍——包括陶轩想让嘉世取而代之的中央警卫队——还设有特殊部队,彼此相对独立,各有分工。必要时服从指挥部调度联合行动,配合默契绝佳。如蓝雨执行小组就拥有为其特设的分局。分...

2017-11-18

Hunt (2)

第二幕

船舱中设有一间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在这扇厚重的雕花木门背后,名流齐聚,歌舞升平,热闹非凡。专业交响乐团在一旁进行全程伴奏,姿态沉醉,音符流转间,一种磅礴激昂的美感油然而生。

既然叶秋出席了派对,那么他就是吸睛的中心,大家呼朋引伴,纷纷聚拢来,有意与他交谈两句攀交。谁料不出门则已,这回不光出其不意地亮了相,叶先生身边还领着个小朋友,互动亲密,只要不是瞎眼,都瞧得明白他们关系非同一般。

照理说,都被帅气多金的男Alpha搂在怀里了,怎么也够不着一个“纯”字。

但少年的相貌实在太具欺骗性了,找不到什么矫揉造作的痕迹,举手投足直白坦率,镜片后的一双黑眼圆融可爱,带着一丝在盛大场受到瞩目该...

2017-11-15

Hunt (1)

不怎么专业的ABO,一次尝试

到底是装B还是装O,都有可能


---

Hunt  第一幕

半包烟没了,叶修又掏出一根叼嘴里,没有省着点儿抽的意识。

遥想他这个人徒手拆过炸弹,面不改色对峙炮筒,单兵作战闯阵独抗一个营都是常事,就是从没被安排过干这种细致活,还带比拼头脑风暴的。

冯宪君给他派任务时发自内心地忧虑。事前他有三个晚上没能睡安稳了,头顶秃得发丝间反光越发明显。油盐不进倒好说,就怕叶修一个听不下去就撂担子跑路。这个人随性惯了,服从军令是本能,不代表能成困束他的紧箍咒。

“你手下那帮人也有被记录下样貌的可能性,即使没有,你们再同时出现,容易刺激到记忆,风险太大。”...

2017-11-12

斗法 38(End)

完结啦,感谢喜欢

38.

黄少天拒签兴欣,兴欣草台班子的成员们顿时仿佛失去了奋斗目标,纷纷谴责叶修,劝他不如趁早从老板椅上滚下来——叶秋特地把宣传部的魏琛调给他了,老魏其人特豁的出去脸,和叶修搭档绝对能事半功倍,孙哲平这个自由人也仗义相助前来搭把手。带头损了叶修大约有三天吧,又重新振作起来,为叶修的第一部作品继续夜以继日地拼。

《不良》已经完成剪辑送审工作,孙哲平才能有空管管闲事,不过他也不是专打白工的,拍摄时叶修“临危受命”,合约里只谈到片酬,眼下院线排片即将铺开,宣传必须紧锣密鼓地进行,叶修接演的事外界之前悉数不知,肯定会是一个新闻点。

至于能起到多大作用,这还不好说。

以孙哲平...

2017-11-04

斗法 37

当然是……
还没有能标完结啦…………

37.

“金丝边眼镜”有着表演型人格,行为模式错综复杂,变态起来,衣冠禽兽一词是很恰当的形容。粉丝截了许多眼神特写动图,在网络疯狂传播开来,达到安利效果,收视率和网络播放量都节节攀升,黄少天很是风光了一阵,话题和热度通过线下宣传活动、新的商业CF又延续了一段时间,还没个消停的迹象,第二部打酱油的古装片也在上星卫视播送了。

来自家庭群的消息震得黄少天麻木。

不用翻看也知道,他家太后又发了一大堆截图。虽然早就脱离了处女作范畴,这一部也并非扛大梁,可一个现代的时髦男孩儿头一回作古装扮相亮相荧屏,当妈的自然激动不已。

剑客一袭红衣,红绳缠发,至简洒脱,行过江湖之间,掀...

2017-10-31

斗法 36

不知道戳中哪一根神经了……麻烦大家手动一下


预告下章应该完结章,有想看的番外内容可以告诉我参考一下

PS:CP又赶不上了(。

2017-10-22

斗法 35

35.

他的语气……怎么像吃到瘪不爽了,黄少天暗自好笑。

叶修的少年时代像一幅散乱的拼图,妥帖地放在了纸盒里,到今天才翻开,靠一些琐碎的信息慢慢拼凑出依稀模样。黄少天当然好奇地想知道更多,但比起让叶修一五一十枯燥地讲一篇自传故事,还是在闲聊扯淡间自己做拼图更具趣味。

“孙导的导演作品都能列一排了,你的还一片空白啊。”比喻成成绩单,那孙哲平拿了快八十,叶修则是惨淡的零鸭蛋。

“有一半是MV。”

“我不唱歌,”黄少天分析着,“你连帮我拍MV练手的机会都没。放不下心让你拍啊,不如当做一个遥远的奋斗目标。努力加油,争取三五年内交几份答卷看看。过得去就抱叶秋大腿求投资,过不去还是老实当个演员?...

2017-10-11

斗法 34

中秋快乐=v=

-

34.

叶修翻身起来时挠了挠头,想抽根烟,本来神清气爽的,被一通烦人的电话搅得乌烟瘴气。但额度太少,他得省点儿花。暖气呼呼吹着,身边人抱着枕头沉浸在梦乡,脸上烘得红彤彤的。他可能太累了,睡得不管不顾,怕是雷劈都喊不醒。

叶修忍不住动手,戳到柔软的胶原蛋白,黄少天闭着眼没醒,不满地哼唧两声,叶修盯着他好笑地看了老半天,补偿似的,给揉按了几下太阳穴。

下午带黄少天坐飞机回转片场,一进组,迎面撞见个新鲜面孔。

“你是来救场的?”黄少天问张佳乐。其实是熟人,意外惊喜。

“对啊,英雄从天而降,特地来拯救大孙的,希望他对我多膜拜点儿。”张佳乐指了指身后忙碌的孙哲平。

黄...

2017-10-04

斗法 33

注:本章拉下了灯绳

-

33.

黄少天受到“骚扰”后不露声色。确定四周没有多余的视线,嘴角挑起,勾起的手指动了动。他没有转头理睬,时机一到便收紧拳头,故意将对方作怪的手指包裹了起来。

“你是会瞬移啊?”他不满道,语气活像是“你身怀异能绝招这种大秘密怎么能不和我分享”的中二抱怨。

“你怎么不讲分魂?”来人听着好笑,一挑眉角,凑在他耳后根小声地问。

“原来你不是人!”黄少天紧皱眉,语气变得严重,惊慌失措道,“天,我之前在和鬼处对象吗?可怕。你跟我好上肯定是别有所图!打算趁机吸干我精气?……这样的话,我还能活多久时间……”惶然和忧愤都不缺。

叶修一级配合:“不如等下试试,你就有答案了。...

2017-09-20

斗法 32

陈衍因吸du被带走,事件迅速发酵,轩然大波不仅掀在网络上,更是将剧组搅合得不得安生。

媒体堵不到当事人,知道事发之前他就是从《不良》剧组请假离开的,顿时如饿狼扑食般齐齐涌来,拦都拦不住,使出十八般武艺各显神通的娱记们混进了片场,拍摄计划深受影响,只好搁浅。

然而剧组这方也都一脸懵逼,基本都和陈衍的交流往来并不深,此前也不清楚他总是神神秘秘地去干什么。记者们吵吵嚷嚷问了半天,没撬到啥劲爆的料,正大失所望着呢,恰好撞上警方来剧组取证。

黄少天紧急赶回,有个年轻警察脸上藏不住事儿地看了他一眼,他突然发现自己背后出了点冷汗。

陈衍在剧组里私下接触最多的,除了陈夜辉,就是他了。

之前陈衍让他感...

2017-09-13

斗法 31

31.

起初谁也不知道少年的名字,虽然他算是被收编了,即使真正和三教九流混迹到一块儿去,也显得格格不入,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割裂痕迹,世界被劈成了两半,又用泛滥的胶水粘得歪歪扭扭,到处是蹩脚难看的缝隙。

他离经叛道,走的却不是同一条道,他已陷在泥沼,却给人一种身如飘萍随时能撇清一切的感觉。这一点非常的“刺心”,少年能感知到蛰伏的暴徒投注在他身上的眼神,有恶质的东西漂浮其中。

他常听有人大发善心,调笑着告诫说,没准这小子就一白眼狼,当心阴沟里翻船。

直到男人有一次出其不意,扒拉出少年的作业本。

“你居然还乖乖写作业?”男人感到匪夷所思,不敢置信,还哭笑不得,翻到封皮,字迹意外的端正。“梁岄...

2017-09-06

斗法 30

30.

在重新拍摄前,叶修终于坦白:“啊,忘了交代。”

黄少天刚松完筋骨,闻声侧目:“?”

叶修:“实际上,我是来担任本片武术指导的。”他指了指忙碌中视线无暇顾及这边的孙哲平,“喏,就是那位拍板的重金聘请。”

“……”黄少天在“这算什么操作”的问题上卡壳了一会儿,肥水不流外人田,花钱的赚钱的,反正来往都是叶家人的账户。

“顺便探你的班。”投来的视线有如高温的探照灯,叶修还可以淡定地继续。

“谢谢经纪人,不需要。”黄少天冷漠无情地说,叶修在他背后叮嘱,“放轻松,别让肢体紧绷。”

为摄制效果尽可能达到理想,届时会动用真火,虽然油桶都有经过严密的安全处理,会紧张还是人之常情。火焰近距离...

2017-08-29

斗法 29

2353
 

先说好看完不要打人


离开房间前,黄少天第一次表现得很龟毛,一再扯着早已经铺平整的床单,如同一名强迫症重症患者。叶修想到他变这样也是因为自己——他们两个要处对象,就得暗度陈仓搞地下恋,艰难程度好比卧底谍报,在细节的注重上比照偷情规格是无可厚非的——于是生生憋住了一万句的吐槽,非常体贴男朋友了。

由于黄少天最后的挣扎力气都用在了铺床事业上,在盯着叶修把该藏严实的东西藏完后就彻底瘫痪在地了。

“韧带痛腰痛头痛眼睛痛……”他靠在床脚边哀怨地数。

“屁股不痛?”叶修一边拨打叫餐电话,一边跟着坐下来,手按到他尾椎那边。

“变态啊你!”黄少天自动弹开了一点,骂道。

“...

2017-08-05

斗法 27&28

补完惹|ω・`) 放一起。字数:5282


求求大噶再上一次我的车


司机尽力了……

2017-07-30

斗法 26

2510

26.

被摁着亲了半天,黄少天才想起得挣扎一下,企图抬腿膝袭,却被捞个正着,紧贴到对方腰侧,再多动一下,下///身间就会摩擦得更厉害。

声控灯亮了,光的热度辐射到脸上,相对唇舌交缠间漫向胸腔的怦然,存在感可以忽略不计。叶修低头含着黄少天的嘴唇吮吻,黄少天仰头探出舌尖讨要,俯仰之间迫近相连的、会“咕咚”起伏的线条叫作欲///望。直到呼吸成了困难的事,又近距离接触多了叶修披星而来身上裹的潮气,不由打了个喷嚏——叶修赶紧帮他捂住,黄少天黑亮的眼珠却滴溜溜转,伸长了耳朵听外面有没有谁被吸引来的动静。

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委实宣告不成清白,黄少天挣开了位置暧昧的腿,不放心地拉开一点门缝偷看...

2017-07-23

斗法 25

25.

陷入这般绝望的境地,没有直接软了脚瘫坐在地,已让人大吃一惊。他的观念里没有大是大非,没有寻常小孩哭喊救命的反应,也没有“为什么是我”的向苍天的诘问。痛苦大于快乐那么多,他仍是一心想活下去,但电光火石间仓促的转头,已经让他明白,生机渺茫。来时路成为不归路,他闭了闭眼,耳里听见毫无掩饰的枪弹上膛的声响,随时能将他洞穿成蜂窝。

肾上腺素飙到高点,混乱无序的思维里,一个念头却越来越清晰和坚定。眼下的他做事只凭一条道走到黑的本能和直觉,行事作风上没以后那么“妖”的个人气质,此刻少年摇摇欲坠地踩在生死线上,倒透出了些许的端倪来。

既然避不过死亡的镰刀,他手上易折的小刀,也得剜掉敌人一块血淋淋...

2017-07-09

在微博上写的段子
cafe新图设定

东宫青帝入人间一遭,说是微服出游,却仅仅藏起龙身,幻化人形后头上犄角仍在,长尾气势凛凛。

叶修在人间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好冷啊。”

原来他到的是中原大地的东北。此时风大雪大,刮面如刀,他感觉他的龙角下一刻就要冻裂,随后碎成渣了。

黄少天是住在冰霜森林的一只犬妖。他的原形……说来惭愧。大耳朵,短尾巴,和莫不如不生的腿。

幸而幻化成人身的时候比例正常。他和他的小伙伴们一直和谐安宁地生活在森林里。

直到有一天,当空搅起一团漩涡,风雪跟着疯狂旋转扫荡,愣是吹劈了他住处旁的古树。古树惨死,横卧在地,黄少天气愤非常:“可恶,惨无妖道!”

于是迈腿直奔异象发生之处,爪垫踏在雪积雪上,轻...

2017-07-05

斗法 24

24.

《不良》这块饼,没人画的时候大家也就感慨一下,一旦有哪家起头,就纷纷不甘落后了。

风潮之所以成为风潮,即使不高调地借这款东风,私下难免要说上一说。

事实上,假如耐心研究黄少天近期的行程,多少能窥视出些门道。这个月的新行程还没公布,比较反常,据说之前两个月他还上了很多隐形通告,稍微一分析,就知道是打算腾出之后的时间。至于做什么用,粉丝们脑洞大开,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刚启动官宣的电影《不良》。

男主角不必展望,捞着个设定讨喜的男配角就能高高托起粉丝们的心。

那么先前黄少天在微博放出的新发型自拍,极有可能就是为电影特别设计的,一切顺理成章,粉丝们完成了这个能说服自己人的“自圆其说”,...

2017-07-04

[叶黄]一场图文直播(FIN)

【Hot】【八卦点评】第十七年度GLORY TIME慈善晚宴之红毯直播讨论帖

节选

【楼主】1楼

红毯时间:20XX年11月21日  20:10

主办:荣耀集团出品《GLORY TIME》时尚杂志

播出:三大台  四大门户网站

红毯主持:李艺博  潘林

星光荟萃:[附图出席艺人名单]

——————有爱的分割线—————

《GLORY TIME》在时尚界的江湖老大地位不必多言,今晚星光熠熠,八卦er群情激昂,本帖除了电视直播截图以外,还将汇总各大平台媒体以及各家粉站的前线速报,详实生动,图文并茂。欢迎跟帖,切勿灌水,和谐讨论,为...

2017-07-01

斗法 23

3991

-

23.

黄少天忍了一下,失败了,笑得不住闪躲,虽然无处可躲。

指尖下的皮肤随着怕痒的震颤一直在抖。

这件棉睡衣他穿着舒服就一直没换,艺人工作太繁忙繁琐,能闲在家的话姿态都比较自由放飞,黄少天秉持能躺绝不坐,能坐绝不站的原则,尤其打游戏的时候,垫了垫子就瘫地上,横七竖八没个像样。扣孔拉扯间自然慢慢开得大了,纽扣就变得很容易脱出。叶修的手越往上走,睡衣纽扣一个一个解开,仿佛读懂了他的心意一般。

叶修刚从外头风尘仆仆而回,手指犹裹挟着稍许凉意,黄少天刚洗了澡又呆在暖气里,浑身都暖洋洋的,两厢接触,彼此心尖都颤了一下。黄少天瑟缩得更厉害,叶修不得不动用一手捉着他不安分的手腕禁...

2017-06-29

斗法 22

2824

------


22.

黄少天一愣,莫名地有点慌张。

“是什么。”

“贿赂你的。”叶修说。

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嗅到栗子香,好像之前都被捂着隔离了似的。黄少天飞快撩下了眼皮一扫,怕压到,悄悄挪位,只靠单边膝盖撑。但沙发的柔软显然是对平衡的考验,掌心不由从叶修肩膀转向颈间,指尖按到了动脉的位置。微烫的皮肉熨帖着指腹,正规律地鼓动。

两人身体几乎贴到一块儿,叶修一抬眼,就能看到黄少天睡衣领口下水珠洇染过的痕迹。他似乎用了新买的沐浴露,淡淡袭来的香气是陌生的。

“想靠食物收买我是行不通的。”黄少天态度严肃,自顾自地强调说,“甭想转移话题,管你给几个字,先给我说清楚,你和叶秋玩...

2017-06-27

斗法 21

2981

21.

黄少天分析自己之前大概是灵魂出窍了。当他再三确认,自己即将承受的是什么后,他如遭五雷轰顶,差点跳上桌:“什么时候说的,谁,哪位英雄好汉,我怎么不知道?我居然不知道!”

郑轩缩了缩脖子,目测现在不能惹他。黄少天崩溃了似的瘫坐在休息室里的椅子上,手脚无力,思维紊乱,灵魂飘飘忽忽跌不到实处。就听见他在自我洗脑,反复地念:“我有艺德,我有职业修养的。”

郑轩略微放下心,起码他不至于临到头了还闹。

黄少天抓狂道:“可是剃了这头,我直接去寺庙跪着敲木鱼念经得了!”越说心越酸,黄少天只想狠狠发泄,“我靠都怪叶修!”

叶哥很无辜。郑轩默然了一瞬,没什么诚心地安慰他:“你是担心这辈...

2017-06-25

斗法 20

不甜不要钱了

2622

20.

惨淡的白光透过门上的空间投射进来一束,眼前这张脸孔几乎蒙陷在蓝灰的冷色调里。叶修的手不再贴着砖墙,却也没接到该挥来的拳头,转而按在青年肩头。

老实说,场所选得实在不好,他得承认的。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叶修偏头撤开些许,接收到黄少天怔然的目光,瞳仁中心映着一抹懵懂的光点,便藏不住笑意,唇舌将离未离,若所似无地擦过那颗圆润小巧的唇珠。

叶修的手掌下,黄少天的肩明显地一颤。


位于航站楼下方的停车库内。黄少天闷头搜寻着熟悉的车辆,靠眼神飞速扫描匹配,一时无果,脚步更急。

叶修揣着兜跟在后头,总算良心发现,开口叫停:“少天。”

黄少天头也不回:“喊谁呢我...

2017-06-20

斗法 19

字数:3873


19.

可能是嫌气氛里刚生出的那点旖旎太多余,想打散它以恢复不正经的生动活泼,黄少天的肩头努力地挣破了僵固,幅度微小地抬了抬,正巧碰到叶修松松搭着椅背的手臂。

这是个不知道该怎么应答的超纲题,非要砸他头上。他扯了扯嘴角,把“标准答案”挤出来,且保持音质的清亮:“是你闭着眼才对,白日做梦呢,发什么神经?”

他发现自己匪夷所思的冷静。近距离同对方促狭的目光接触也能维持心跳的平和,仿佛只是听了一支抒情曲,拍心电图绝对拍不出折线大跳水的情况。

没想到叶修真就“发神经”了,黄少天突然变得看不见一切,懵圈了两秒才意识到,是叶修伸手故意蒙住了他的双眼。

“那现在算是闭着了?”...

2017-06-18

声声不息&机关书 补档

有妹子求就整了下。

( 黑 历 史,慎)

声声不息  http://pan.baidu.com/s/1midsyUG

机关书  http://pan.baidu.com/s/1c2J6ii8


2017-06-18

斗法 18

18.

文火慢炖,总是需要格外长的时间以煮透入味,罗知音还得张罗其他菜色,和黄少天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话题跳脱,还神秘兮兮地压低声揪着眉心问某某花旦的恋情几分真假?黄少天也凑近过去,悄悄传播娱乐八卦,答案似乎从某个层面取悦了她。

罗知音让他就当在自己家,可以随心随意,最后也没真叫他帮忙,被“赶出”厨房的黄少天没走几步就遇见了正往这儿来查探情况的叶修,贼溜溜地猫着腰窜过去,小声通告句“有事找”就拉了人往二楼走,直接推进客房。

室内打了充足的暖气,叶修脱了大衣后剩一件套头毛衫,上手极方便。他被黄少天热情的主动吓一跳,差点脚下绊一跤,质问道:“你干什么,为什么要在家里做这种事?”

“我没有要...

2017-06-14

斗法 17

不管,先见了家长再说


17.

叶秋迅速“端正”了神情,瞧不出半分异常,寒冻中树一样亭立,向混账哥哥身后这位打招呼:“嗨,黄少!好久不见了,自从那次吃饭……”

“吃饭?”黄少天眨了下眼。

“……尾牙请你吃了顿丰盛的,怎么样,公司给福利还挺豪气吧。”叶秋适时弯了弯嘴角,努力给公司门面贴金箔,顺便生硬地拗掉某个不可存在的错误,“混账哥哥也很久不见,忙得找不见你人。”

“是好事不是吗?”叶修淡漠地反问。他忙碌,代表艺人火,能带给公司的利益也就多。往更深层剖析,他日理万机到急需长三头六臂的痛苦其实是构筑在叶秋的逃避行为上,叶秋得以正大光明逃班摸鱼,当然是天赐的幸福。

叶秋维持着他温文尔雅...

2017-06-10
1 / 6

© 华不再扬 | Powered by LOFTER